急公司的崛起

2012 年 10 月 26 日1650

 
快与慢只是速度的差别,急与慢则更多的是态度的差别。从传奇般早夭的Color,到已现疲态的Zynga和GroupOn,揠苗助长的成长方式带来的只是虚幻的崛起。

昙花一现的Color

还记得连续创业者Bill Nguyen第七次创业做的Color么?这款还没上线就拿到4100万美元的应用,最后的下场很可怜。大嘴巴投资人Paul Kedrosky是这么评价Color在圈内的名声的:

这都成人尽皆知的笑话了。你随便在那个VC的聚会上说一句“Color”,然后大家都懂了,全笑了起来。

但是最开始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在Color上线前有人问我怎么看这款产品,我说我看不懂,他们就说我不懂移动互联网。也许是吧。

那么Bill是怎么靠一个模糊的点子拿到4100万的呢?因为他曾经创立过6家成功的创业公司。如果这还不能说服投资人的话,还有什么可以?不管Bill最开始做的产品是干嘛的,他总会不断摸索直到挖到金矿。

除了在“成功”的定义上我有一点异见。如果你仔细查过Bill之前创立的6家公司,你就会发现它们成立三五年之后,有的成功IPO,有的高价被收购,但是最终的结局都很惨淡,IPO的股价跌了一地,被收购的最终服务关停。共同的模式就是:创立一个公司,为股东带来惊人的利益,然后公司垮掉。

你可以说这不是Bill的错,而是收购者没能运营好公司。但是说真的,这些收购者都这么蠢么?当然不是。事实上,那些选择继续投资Bill创立的公司的人并没有失去理智。因为在最后的崩盘到来之前,投资者是能够拿到非常不错的回报的。Bill知道如何让神话继续“演”下去,直到最后真相大白。

虚胖的巨人

但是我更关心的不是欺骗的问题,而是Dan Lyon提到的那些本身不可持续,却被人们真心认为能够持续发展的企业的崛起。这些企业就像被生产素催熟的果实,外表光鲜却后劲不足。相比起时下流行的“慢公司”和“快公司”,它们更适合叫做“急公司”。

比如GroupOn, 有一个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聪明绝顶的产品,抄袭者遍天下。但是投资者对业务增长和销售力量的投资并没有一个长期的回报,这一产品为小商家带来的实际价值也远不如最初说的那样天花乱坠。于是IPO时130亿美元的估值现在已经跌的只剩四分之一,现在也在不断地转型推出新产品,试图为现有资产找到一个新兴的巨大市场。换句话说,他们又得重新寻求产品/市场契合,而且现在只有再出现一个巨大而又非常契合的市场才能弥补之前的巨额投入。

或者像Zynga,依托facebook飞速成长的社交游戏巨人,出品的游戏横扫市场,财报上的数字也非常漂亮。但这些光鲜的成就依赖于持续不断有新游戏产出,一旦跟不上扩张的节奏,或者有别人也在这一领域取得重大成功(比如Draw Something),他们就立马买下它,而后者被收购之后就会逐渐衰退。Draw Something在被收购一个月后就减少了500万活跃用户。这也大致解释了Zynga的股价为何会从一年前IPO时的10美元降成现在的2.43美元。

问题在于,GroupOn和Zynga这类公司和Color还不太一样。这些公司是有实实在在而且还在不断增加的营收的(而不是只有活跃用户),还有可重复、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而不只是某个神奇点子),一个很大的市场(比如社交游戏),也克服了快速增长过程中碰到的各种困难。

这些东西都是健康公司应该有的特质,结果这些公司要么比我们预期的要短命的多(比如热了一阵就不行了的Zynga),要么就是投资者和管理层对于价值增长过于渴求而忽略了可持续发展(比如GroupOn为了促进营收的增长而盲目投资扩张)。

增长:必要不充分

当然上面说的这些都是马后炮似的总结,作为一个博客写手我也只需动动笔就能写出来。但是另一方面,我亲眼见过一批长期保持高速增长的公司,比如HubSpot、Rackspace和Freshbooks等。这些公司中有的是精实创业,有的是先自己干再拿的风投,还有些事一开始就拿到巨额投资。所以问题的关键不是融资渠道,而是你到底决定做一个什么样的企业。

所以现在你可以想想自己的公司是个什么情况了,它是在创造某种能持续产生价值的铲平吗?你是否也更看重估值的增长而不顾这一增长是否可持续?你有没有把公司的核心价值清晰的表达出来,吸引到更多志趣相投的人,大家一起做出能传达这种价值的产品和服务呢?

如果你很清楚自己只是在玩票,比如做一个酷酷的移动应用,那完全可以随意。但是如果你希望做一家能持久发展下去的公司,你得清楚“持久”是什么意思。增长只是一个必要不充分条件。

via asmartbear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