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essen Horowitz效应

2012 年 11 月 20 日1310

Marc AndreessenBen Horowitz 共同创立了Andreessen Horowitz 公司(下文简称A16Z),这家位于沙丘路( Sand Hill Road,位于加州门罗公园,因为密布着众多风险投资公司而知名)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成立不过短短三年时间里,就跻身成为硅谷最顶尖的风投公司之一,与Accel, Benchmark, Greylock, Kleiner 和Sequoia 等齐名,甚至还有人认为没有“之一”。经过三轮融资,该公司管理着高达27亿美元的资金,在最为瞩目的几笔交易中都有他们的身影。A16Z 的投资组合包括Skype, Facebook, Instagram, Twitter, Foursquare, Pinterest, Airbnb, Fab, Groupon 和Zynga 等众所周知的名字。

“小样的,爷来了!”

说投资界被A16Z “震动”都有些用词太轻了。“他们就像是疯子,霸气地在每笔交易中都插上一脚。”一位人脉广泛的Google 高管这样表示。同台竞技的另一家VC 这样描述他们的到来:“他们往沙丘路上的每个邮箱都塞了一枚炸弹,说,‘小样的,爷来了!’”

去年晚些时候,A16Z 仅用三个星期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三轮15亿美元的融资。多亏了早期在 Skype, Zynga, Nicera 和Instagram 光辉战果,他们的投资人在第一轮注入的3亿美元已经获得了两倍的回报。以Skype 为例,尽管A16Z 所占股份不高,但却获得了1亿多的回报。重要的是,在说服微软以85亿美元收购Skype 一事里,他们扮演着关键的角色。85亿美元,这是Skype 在18个月前从eBay 脱离时的价值的三倍之多!

因为早期的胜利,这家新秀公司戴上了“不会犯错”的光环,而十年来回报平平的机构投资者们也开始对A16Z 寄予厚望。在拿下最近的15亿美元融资之前,A16Z 就已经能得到几乎史无前例的30%的“carry”,所谓的“carry” 或 “carried interest” 即是基金的业绩表现提成,这个比例通常为20%。如果他们公司的六个主要合伙人没有在最近承诺把未来风险收入的一半用于慈善事业的话,这个30%的比例恐怕会被不少人不齿。对他们而言,30% 与贪婪无关,打破惯例才是他们关心的。

但是,仅凭A16Z 能让投资人答应他们的条件这一点,就充分说明了他们在投资界的影响力之大。比如,有传闻称,该公司在计算提成时,是以单笔交易(deal by deal)为单位进行的。这就是说,A16Z 不必在完整归还15亿美元的投资之前,就可以在每笔交易中拿到30%的利润提成。如果单笔交易是赚钱的,在该公司退出后,比如被收购,当中30%的利润提成就可生效。A16Z 不肯讨论与有限合伙人(LP)的财务安排。

羡慕、嫉妒、恨

“羡慕嫉妒恨”是其它VC 对A16Z 的态度的最好说明。“传统的VC 公司对他们仍心存抗拒,但有可能旧的那套VC模式是错的。”GRP Partners 的VC Mark Suster 这样表示。

Andreessen 是硅谷的偶像,他自己也知道这点。Netscape 早已不再,但它却点燃了整个互联网行业。创始人们纷纷把他奉为偶像。在Netscape 之后,他又与当时Netscape 的高管Horowitz 联合创立了Loudcloud (后更名为Opsware),并最后在2007年以16亿美元卖给了惠普。之后,他们都转型成为了天使投资人,再两年后,他们就毕业成为了A16Z 的风险投资家。

Andreessen 现在是Facebook, eBay 和惠普 这三家公司的董事。而用著名拳击手的照片来装饰自己办公室的Horowitz 可能也是一个狠角色。要是惹着他们,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大多数和我对话的消息人士——哪怕是那些对他们有着积极评价的——都要求匿名,因为他们担心会破坏他们与A16Z 现有的业务关系。

Andreessen Horowitz 效应

这些恐惧与抱怨从何而来?对A16Z 的抱怨主要在于:当他们决定要投资一家创业公司时,他们就对价格不再敏感(出手豪爽)。“他们对许多创业公司的出价都是过高的”,一个VC这样说,“这样他们就逼得整个投资界都跟着出高价了。”换句话说,即使他们最终没有投资,也会把估值推高。另一个VC 把这种推高价格的倾向称做是“Andreessen Horowitz 效应”。

“我说这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当我第一次跟Horowitz 提出这个说法的时候他这样表示,“我们极少支付溢价。”他认为这种所谓的“效应”的说法是一种“错觉”。当然了,在风投界,对一个投资人来说是过高估值,对另一个投资人来说却有可能是捡了便宜,有趣得很。A16Z 投资策略的背后有这样一个基本论断:无论在哪一年,超过90%的回报都是由仅仅15家公司贡献的。所以,他们不惜代价地花钱进入这些公司也是说得通的。

如果回头看看A16Z 领投的引人瞩目的交易的话,有不少的观察者会认为这些估值都是虚高的、有泡沫的。其中包括:Airbnb  在去年B轮获得了令人咋舌的1.12亿美元投资,估值高达10亿美元;Foursquare 最近一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估值6亿美元;Fab 在B轮融得4000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Pinterest 在去年10月完成的B轮融得2700万美元,据称估值2亿美元。A16Z 也参与了对Fab 和Pinterest 最近一轮分别1亿美元的投资。而就在上个月,他们也向Github 投资了1亿美元,据称估值7.5亿美元,这轮投资还完全没有其它VC的参与。

其它VC 在举证A16Z 出价过高时会把上述交易引为例子。而Horowitz 则反击辩称这都是些划算的交易。在一些案例里,比如Fab 和Pinterest 的B轮,A16Z 甚至还不是出价最高的那个。最后,Horowitz 宣称:“其实在那些称我们出价过高的VC的内心深处,是恨不能做到和我们一样的投资的。”

比如,在Foursquare 拿下一轮5000万美元融资的时候,有怀疑论者称它会大败于Facebook,可事实上这并没有发生。Pinterest 增长迅猛 (这与Andressen Horowitz 领投B轮仅隔半年时间),在5月,Pinterest 又获得了一轮1亿美元的融资,估值更是高达15亿美元(由日本电商巨头Rakuten 领投,A16Z 跟进投资)。而Fab 在七月又获得了一轮1.05亿美元的投资,估值则是去年12月的三倍。

A16Z 没有只把目光放在中晚期投资。在他们过去三年180笔的投资当中,有大约120笔是种子期的。这类投资数额不大,它们的存在一方面可以提供市场情报,另一方面当中的优秀创业公司也可被持续投资。然而,早期科技公司的私人公司估值( private company valuations)也创下新高。比如,社交搜索创业公司Ark 就在种子轮里获得了420万美元投资。而在过去,种子轮通常只需不到100万美元。你没猜错,领投的就是A16Z。

从好莱坞学来的“手把手”服务模式

Andreessen Horowitz 效应” 并不仅限于推高估值,作为整个投资界被颠覆的缩影的A16Z 刚好就处在变革的中央。对科技创业公司来说,资本是充足的:在种子轮有AngelList 这样的超级天使和网络扶持、成长资本又有DST助力、在pre-IPO阶段又有Elevation Partners的加持。

现在,风险投资者所要提供的不能仅仅是资本这么多了,他们还要帮助获取用户、人才以及技术。而A16Z 则通过对创始人极友好 (extremely founder-friendly) 的方式来支持这些需求。创始人在原有的角色之外还扮演着“运营者”的角色。“他们试图创立一家由众多创业公司创始人组成的风投公司。”前OpenTable 的CEO Jeff Jordan 这样表示。他现在是A16Z 的合伙人之一。

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能形成支持创业者的结构。其中的许多原则都源自Michael Ovitz,也借鉴了他创建好莱坞人才机构CAA的做法。A16Z 并没有一个萝卜一个坑地把合伙人一个个安排到各个创业公司去,而是以资源共享的形式,每个合伙人都可以为同一个创业公司服务。该公司还会把高于平均水准的管理费(从 “carry”当中分一部分出来,传言为3%)进行再投资,用于招聘人才、市场营销、业务拓展、甚至是销售和市场调查等公司建设服务。所有的这些努力都是为了打造一个创业者们能充分利用的最有效的网络。在A16Z 工作的56个人当中,只有6个是投资合伙人,其他人则都在各个职能部门支持投资组合的公司。Horowitz 在一篇博客当中写道,这样做是为了能带领创始人和CEO,帮助他们迅速成为职业CEO。

但是,向初出茅庐的年轻公司提供过多的手把手的指导的弊端之一就是,他们学习解决真正的大难题的机会就被推迟了,而到真正的困难出现时,可能就来不及了。不过,A16Z 为投资组合的公司提供运营层面的手把手的指导,也能因此获得信息上的优势。一些跨行业的工作(比如人才招聘),也能给他们独特的洞见。“我们的确从这些功能部门学到了许多知识,”Horowitz 表示,“我们知道最棒的工程师和高管想去哪里,因为会议上就有我们的身影,其它公司就没有这种机会了。”

在被问及对A16Z 及其全方位服务策略的看法时,Sequoia 的合伙人Roelof Botha 不无讽刺地说道:“在我们Sequoia 这里奉行的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位居董事会的合伙人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才是最为重要的。”

Sequoia, Kleiner 和其它大型VC 公司也同样提供类似的公司建设服务,但普遍都不像A16Z 那样有组织地实施。最好的VC 会在必要的时候现身。Redfin 的CEO Glenn Kelman 就曾讲过这样的一个故事:在他的前公司Plumtree 遭遇巨大困难时,Sequoia 的合伙人Pierre Lamond 直接就在他的办公室“安营扎寨”住下了,并成了“实际上的CEO”,为公司指点迷津、排忧解难。

当资本不再是VC 提供的最重要的东西时(这点存有争议),创业者们越来越多地以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自己建设公司来选择VC。从最底层做起,为创业者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A16Z 的这一做法与好莱坞人才机构服务影星的做法极为相似,而这招也是A16Z 向创业者推广自己的一大利器。Marc Andreessen 被奉为硅谷偶像,其他创始人都想和他一样,成为下一个Marc Andreessen,而获得他的投资或许会有助于他们达成目标吧。

via techonomy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