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Dixon:文凭陷阱

2013 年 2 月 16 日1210


去初创企业还是大公司?我曾跟许多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往往处在职业生涯的早期,不是出身名校,就是跟名企挂钩。因此,他们对亲戚朋友的赞美习以为常。如Y Combinator的联合创始人Jessica Livingstone所述,去初创企业是可怕的:


投资人、潜在员工、记者,你的家人以及朋友,你遇到的每个人都会怀疑你做的事情。在你创办一家初创企业之前你都不会意识到,自己在过去所做出的保守决定得到的外界认可有多大。你上大学,大家都说“好!”然后你毕业,在Google找了一份工作,大家都称道:“真棒!”


但是为了得到外界认可而进行最优化是一个危险的陷阱。你得跟出身名校名企的同辈争抢那么大的一块蛋糕。最可能的结果是你得到一份中层管理的工作,制造不了什么影响,从来不曾认真尝试过要实现自己的抱负。Peter Thiel的个人经历很好地阐明了这一点:


到了毕业的时候,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等精英法学院学生积累下来的证书、奖励就已经有十好几年了。后法学院文凭主义的巅峰是当上最高法院的书记员。1992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并在第11巡回上诉法院当了1年的书记员之后,Peter Thiel成为少数几个可接受两位大法官面试的书记员之一。那份顶级的凭证已经近在咫尺。他是那么的接近最后这场竞争的胜利。感觉仿佛只要他被选中,自己的一辈子就不成问题了。但他落选了。

几年过去,Peter创办又卖掉了PayPal,然后他重新跟一位斯坦福法学院的老朋友取得了联系。那位朋友说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么,难道你不应该为没能当上最高法院的书记员而感到高兴吗?”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在当时看来,相对于落选,似乎被选中的境遇要好得多。但是有许多理由可以质疑赢得最后的竞争究竟有没有那么好。也许,这意味着将来面临着更加疯狂的竞争。然后也就不会有PayPal。其简洁讽刺版可以是罗德奖学金的口号:他们过去都曾拥有美好的未来。


好的机构能让你为成就大事做好准备,文凭可以叩开机遇之门,但不要到此为止。

来源: [ cdixon.org ]

很有道理,不过怎么说呢,大多数人向往名校名企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0 0